性、毒品与摇滚:享乐主义的科学——好色者的

来源:http://www.venoautomotive.com 作者:咱们约会吧 人气:61 发布时间:2019-10-29
摘要:性、毒品与摇滚:享乐主义的科学——好色者的脑。有害大脑、让人成瘾、加深性暴力色情片真有这麽坏吗 夜深人静的时候…在无所不有的网路世界裡,人们很容易就触碰到色情影像。

性、毒品与摇滚:享乐主义的科学——好色者的脑。有害大脑、让人成瘾、加深性暴力色情片真有这麽坏吗

夜深人静的时候… 在无所不有的网路世界裡,人们很容易就触碰到色情影像。它究竟是刺激生活的无害调剂,还是更罪恶的东西?

任何用错 Google 关键字而误入歧途的人都能作证,这是史上最容易接触到色情影像的时代。

性、毒品与摇滚:享乐主义的科学——好色者的脑。现代人有蓬勃发展的网际网路,只要点击几下滑鼠就能得到裸露的影片与图片;

研究发现大多数人至少都看过一次某种色情影像,也就没什麽好大惊小怪了

不过,有些人似乎每週要看好几个小时以上才能满足。色情影像对这些人造成了什麽影响?

究竟观看色情影像只是无害的刺激,还是有更邪恶的一面?

性、毒品与摇滚:享乐主义的科学——好色者的脑。性、毒品与摇滚:享乐主义的科学——好色者的脑。研究报告似乎倾向后者⋯⋯ 「打击新毒品」(Fight The New Drug)团体发起「色情杀死爱情」等活动,希望提醒人们色情片的影响力。

英国剑桥大学精神医学系的瓦莱丽.温(Valerie Voon)发现,患有「强迫型性行为」的人观看性爱影像时的脑部活动模式,与「健康」的控制组不同,反而类似药物滥用者。

这麽说来,色情影像真的会危害我们吗?

研究团队使用磁振造影(MRI)深入观察脑部构造,发现强迫型性行为者的脑中有三个区域出现较强的活动;

当药物成瘾者看到与致瘾药物有关的「提示」时,脑中相同区域的活动也有增强现象。

这些区域是与处理酬赏及动机相关的纹状体腹侧、与预期酬赏及渴想相关的前扣带迴背侧,以及与情绪处理相关的杏仁核。

 强迫型色情片观看者的脑部特定区域比「健康」族群活跃。

一直以来,人们都很担忧看色情片的潜在伤害,耸动标题如「色情上瘾搅乱我的人生」、「脑部扫描发现性瘾」或「我先生的性瘾几乎摧毁我们的婚姻」总是接连登上新闻头条。

 温的研究并非首次发现过度观看色情片者的脑部差异。许多研究都曾提出,大量观看色情片者的脑部有明显的差异,推测色情片具有成瘾性,并且可能造成伤害。

经常观看色情片者的许多脑区活动下降。研究者甚至推测色情会劫持大脑、改变它的功能。然而他们指出,这些差异也可能是原本就存在的脑部特徵,导致有些人比一般人更容易从观看色情片中得到酬赏。

 儘管如此,这些研究结果还是抛出了大问题:色情会改变你的脑吗?它有成瘾性吗? 色情片让人上瘾吗?

 当今色情研究最活跃也最有争议的部分,无疑在于色情片是否致瘾。

关于生物的神经层次运作,我们的了解仍处于非常初期的阶段。

我们对色欲所知的是,有些神经活动和上瘾一致,有些则不一致,还需要更多流行病学研究才能确定。

 然而,目前并无正式的「色情成瘾」诊断标准。曾有人推动将「性欲亢进疾患」纳入有「精神病学圣经」之称的《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》(DSM),但缺乏清楚且一致的证据,而未成功。

曾任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神经科学家、现为健康性生活新创公司 Liberos LLC 创办人的妮可.普若斯(Nicole Prause)说,「我们目前只知道,色情片『上瘾』不太像其他成瘾行为。」

普若斯表示,色「瘾」和性「瘾」看似与赌瘾、药瘾等其他成瘾行为相似,都活化了酬赏迴路,但事实上前两者与后者在其他方面有诸多不同。

其一是有好色问题的人说他们无法控制自己,但测试结果显示并非如此。再者,主要差异在于药瘾者和赌瘾者会经历「敏感化」,变得对致瘾的提示更敏感

她的研究则发现,色情影像会降低敏感度。 同时,温有确切的证据显示,过度观看色情影像会导致「习惯化」,因而渴望新的刺激。

这表示越常看色情片的人,就越渴求露骨重口味。

许多男性自称有这个倾向而寻求治疗。 「虽然我还不会把这称为上瘾,但这显然是一种强迫型性行为。对某些人来说,过度强迫性地看色情片,毫无疑问已造成人际问题、在工作时看色情片而被开除,甚至企图自杀

温说,去年她和研究团队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,网路色情特别容易让性瘾者追逐更多新奇又重口味的影像、一步步陷入网际网路的「盘丝洞」裡,促成并恶化他们的性瘾。

「这确实让某些人的口味越来越重。」

 然而人们也同意,还有很多研究要做。

「我们对这类疾患所知不多,但无疑许多人为此感到痛苦。」

「很多人碍于羞耻感而未求助。若我们能将这件事视为一种疾患,有助于降低这方面的羞耻感,增加人们寻求治疗的可能性,提高我们帮助他们的机会。」

 色情片会加深针对女性的暴力吗?

 「好色大脑」的研究无疑总能抓住头条,并挑起话题。但科学家并不是最近才开始深入探讨色情影像,以及它可能对人造成的危害。

1970 年代, 许多人忧心色情影像会造成性别歧视,导致施暴行为增加。这种恐惧可以理解,但是有任何科学或研究证据吗?

1979 年女性在纽约的反色情片游行。「学术研究的目标是把激进的女性主义想法,转换成可供测试的假说。」

 2014年,英国政府禁止英国製作的色情电影出现某些性行为动作,此举在伦敦引起高调的抗议活动。

这个领域充满缺乏资料支持的误解与偏见。儘管接触色情影像会因为「耐受性」、「去敏感」造成性欲降低、性无能等疑虑,但普若斯在 2015 年于《性医药》期刊(Sexual Medicine)发表的研究却显示,这些担忧没有根据。

 无独有偶,大家都不疑有他地接受「网际网路兴盛之后,人们得以随手取得千奇百怪的影像,观看色情片的比率也随之提高」。

但普若斯说,事实上统计分析显示,观看色情影像的人口从录影机出现以来就没有改变过。更令人惊讶的是,较近期的研究结果一反 1980 到 1990 年代的报告:增加接触色情影像的机会,可降低性侵害比率。

这些研究是在加拿大、克罗埃西亚、丹麦、德国、芬兰、香港、上海、瑞典、美国等部分地区法律改变、取得影像难度降低之后出现的。

 虽然普若斯不同意梅勒穆斯等其他研究者的结论,但她(以及几乎所有性研究者)也同意,由于色情片会强化已存在的想法,对某些男性来说极危险。「最常被反覆验证且令人忧心的害处是:原本就有强暴倾向的男性,会更加信服错误观念。」

例如和女性约会就该发生关系,或认为女性都想被强迫发生关系等等。

 普若斯说,「已经有这些想法的人,一旦开始看暴力色情片,就会越来越强化这些迷思,而这绝对和性侵事件有关。」然而并非所有类型的色情片都会造成这个问题。

据普若斯所说,普通的性爱影片不太会强化危险心态,但暴力色情片肯定会。

 就好的方面来说,普若斯认为研究者或许可以在实验室裡用色情片治疗那些有暴力、滥用倾向的人。「如果我们能强化这些影片纯属幻想、并非事实的观念,就有可能降低色情片的伤害力。」

媒体经常报导五个色情片的主要观念是:色情片有致瘾性、色情片对性关系有益、看色情片是另一种外遇、看色情片使你的伴侣觉得自己不够好,以及色情片改变你对性行为的期待。这些见解比目前学术研究的范畴还要广泛。

我对色情科学研究的最大疑虑是,研究者看待这些议题时,为数不算少的人只想到害处。他们试图建立方法,确认色情片会造成他们所相信的伤害,无论那是什麽。

这个领域需要更多愿意好好阅读资料、把自己的政治立场和主观疑虑放一边的研究人员。

本文由永利官网误乐域发布于咱们约会吧,转载请注明出处:性、毒品与摇滚:享乐主义的科学——好色者的

关键词:

最火资讯